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漠牧野人的博客

过节了!放假了!上班下班又要放假了,,,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(原创)  

2013-12-10 22:23:03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

2013,12,7于潜江广华

 

冬月初五原上游,

五彩阡陌划绿洲,

秋去冬来无寒意,

陇上独行问尽秋。

 

秋色从江汉平原上慢慢退去,冬天的故事却迟迟不见开场。已经是12月的天气,阳光还是那么浓烈。前几日的那场霜露早已经化为晨雾,江汉平原上到处可以看到绿茵茵的颜色,到处可以看到新发的绿苗;哪怕是落叶铺满的树林中,绿色的野草还是伸展弱小的躯体,来迎接冬日的阳光,装扮一分冬日的春色。

我骑着自行车从广华向东,沿着五七大道东行,利用周末休闲的时间去漫游乡村,享受冬日的阳光,享受冬日的春意,享受冬日原野上那一片宁静。

在东荆河的三桥上我南望远眺,迷蒙的午后景色在眼前展开;东荆河的河水缓缓流动,河边的沙滩上浑染了一层淡淡的阳光,河滩上的冬小麦绿绿葱葱铺向远方,一条浅蓝灰色的飘带似的剪影横空悬跨东荆河的两岸。我知道那是潜江境内的东荆河上的第四座公路桥,虽然还没有正式通车,却隐隐约约看到时而来往的车辆。于是我想去看看这座新桥,所以我就下了三桥顺势右拐沿大堤南行。

刚才在大路上还是车来车往喧闹无比的,一会儿我就感受到了宁静,感受到田园般的诗意。大堤上,一边是枯黄的草色,一边是深绿色的野草,其中还有杂夹着略带红色的草叶,我想那是即将枯萎的迹象,更有随风吹落满撒开来的杨树叶,星星点点反射着阳光;再看那几乎落光树叶的杨树枝条,轻轻地向远方融入迷蒙的阳光中,那千树万枝就像伸向天空的千臂万膀、千手万掌捧住秋色,捧起冬日的午后阳光。堤坡上几头牛犊静静地俯卧在阳光下,举目注视偶尔路过的行人,那和顺的目光不免让人产生爱怜之心,让人不禁想起一句名言;俯首甘为孺子牛,是的;孺子牛。那是一位才人表达性格名句,他也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更多的如同孺子牛般的人,孺子牛般的掌权者。可是我只能在这里看到真正的孺子牛,与宁静的田园画卷中和顺的目光。

慢慢地骑行在大堤上,不一会就到了四桥边上。远远就看到在四桥下的堤坡上,一位少妇带着一个约有五岁的孩童玩耍,少妇静静的眺望远处,孩童在堤坡上时而上,时而下,时而跑进坡下的树林中,踩踏落叶发出喳喳的声响。又是一副祥和的图画,又是一副宁静的景色中生命灵动的图画。我不想打扰他们,轻轻地骑了过去慢慢地滑下大堤。这时我才想起是为了去潜江自行车配件批发店买挡泥板的,于是我加快了速度上了连通四桥的新修的大道。当然这条大道的真正名称我并不知道,不过宽阔的路面真的让人想顺坡狂飙下去,可是那样的话,我就会很快进入潜江市区。而我是个喜欢在原野上溜达的人,喜欢安静的乡间小路,所以我直接穿过了平坦的大道,又走进了崎岖蜿蜒的小路。而且我很清楚沿着这条路,再穿过一条大路就可以直接到达曹禺公园的宝塔下。

可是,到了宝塔下我的心立刻沉了下来。原来这里好大的一个城中湖,现在湖水几乎被抽干,只剩下一小块水面,小湖中的曲桥桥栏也有不少被人为地损坏,小湖的西岸边一个建筑工地机声隆隆,又不知道是谁弱智引起建设一个什么形象工程。本来那里是一块漂亮的草地和小树林,在过去就是一条新路,在路上就可以看到曹禺公园的美景,如今这栋建筑竖起,即刻就把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绿地吞噬。由此我可以断想到城市规划局的人,肯定不懂园林城市的真正含意,也不清楚绿地对于未来城市的重要性;当然我不可能用无知或是没有文化来说,因为我只是一介平民,一个只有纳税义务而不要知道税费做什么去了的平民。

我坐在木结构的、已经损坏不少的曲桥栏杆上,看着眼前的状况,心里无比惆怅;被抽干湖水的湖底上杂草丛生,两个小男孩在上面来来回回搬动从桥栏上损落的木栏,玩着在湖底凸凹不平地方架桥垫路的游戏;四个青春少女在杂草丛生的湖底追逐嬉戏。好一幅美景驱赶走我心中的惆怅;小湖的南岸远处新城高楼笼罩在弥蒙的阳光中形成背景,近处的湖底滩头野草枯黄,阳光斜照在小小的湖面金星闪烁,小男孩们搬木架桥的忙碌,女孩们悠闲无忧的浪漫嬉戏,静静的午后景致,青春自然的律动,我沉醉如此时,沉醉于心中那一片回味。

回程途中我停在四桥的中央,向东望去宽阔的大道穿过城市指向天边,向西眺望,夕阳下,略带金色的原野开始了新的变化,再远去就是我现在的家所在地,油城隐隐朦胧。此时此刻我忽然有所领悟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领悟了;一座新桥,一条由东向西可以不断延伸的新的大道,似乎是在告诉世人;潜江这座明星城市已经展开了早就应该展开的胸怀。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陇上独行问尽秋  (原创) - 大漠牧野人 - 随意心缘 大漠牧野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